問政濟寧|我的案卷到底去哪兒了?

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31日18:32  來源:濟寧新聞客戶端  作者:苗群

              濟寧新聞網訊(記者 苗群)公安機關的卷宗包含著刑事案件第一手的證據資料,包括物證、書證、訊問筆錄等案件的最關鍵的證據。司法部門在認定案件事實時所依據的定案證據基本都包含其中。一旦卷宗丟失,后果可想而知。前不久,問政記者就接到反映:一個十九年前的陳年積案,十九年后,受害人卻發現卷宗不翼而飛了,想要重新立案調查,重重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徐賓,今年45歲,家住經開區馬集鎮上店子村,十九年前因為一樁債務糾紛引發沖突導致右眼失明,但是十九年過去了犯罪嫌疑人依然逍遙法外。

              前段時間,徐賓得知齊某某早在去年就已經回到家中,他第一時間趕到嘉祥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反映情況。沒想到,結果讓他大吃一驚!因為嘉祥縣刑警隊的工作人員告訴他,過去的案卷找不到了,可當徐賓再去查詢當年的傷情鑒定時,他才知道,鑒定是做了,但并沒有出具鑒定報告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案卷到底去哪了呢?為了了解情況,徐賓輾轉聯系上了當年刑警大隊的負責人,嘉祥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原負責人表示,案卷的丟失是因為刑警隊搬家所致,而且丟的卷、毀壞的材料也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想要重新啟動調查,必先要給徐賓重新做法醫鑒定。按照規定,做法醫鑒定必須要有公安部門出具的委托書。然而,新的問題又來了,嘉祥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讓其到馬集鎮派出所開具委托書,而馬集鎮現在已經劃到了濟寧經開區,對方表示無法開具。就這樣,徐賓在嘉祥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和馬集鎮派出所之間來回跑了幾趟,委托書的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。無奈之下,他到濟寧市公安局進行了求助,可委托書還是沒人給開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徐賓的遭遇,律師表示,根據1996年修訂的刑事訴訟法,發生人身傷害案件,受害人報案后,刑警部門應及時委托技術部門進行法醫鑒定,并由財政承擔鑒定費。同時,刑警部門應當督促并要求技術部門限期作出鑒定結論,技術部門作出鑒定結論后,刑警部門應當將鑒定結論及時、主動告知受害人,并詢問受害人是否有異議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律師還表示,本案受害人單目失明,明顯構成重傷,屬于公訴案件,不適用“民不告官不究”的規定。因此,在進行法醫鑒定的同時,刑警部門應當主動、及時、迅速展開偵查,調查案件事實,包括主動調查證人、被害人等相關人員,并制作筆錄。筆錄是刑事卷宗的重要組成部分,屬于國家所有的檔案。根據檔案法,檔案應得到妥善保管,如故意毀損或不慎丟失,應給予行政處分。如因卷宗毀損、丟失導致證據滅失,進而影響破案的,屬于造成嚴重后果,則有關人員涉嫌瀆職犯罪,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樣一起傷害案件,經歷了十九年的時間,沒有得到公正處理,充分表明了我們基層公安機關一些辦案民警宗旨意識淡薄,對于案卷保管制度不嚴,特別是個別工作人員責任心不夠的問題。”嘉祥縣公安部門的負責人現場承諾,將盡快把嫌疑人抓獲歸案,給受害人還一個公平和正義。下一步要認真反思這個案子,對反映出民警在辦案過程中的不負責任,不作為,甚至是失職瀆職的問題,我們將嚴肅進行查處,絕不姑息遷就。

              濟寧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、政委馬世耀表示,節目結束后,市局會同嘉祥縣局立即對這個案子進行偵查,該立案的立案,該偵查的偵查,該取證的取證,該鑒定的鑒定,該抓人的抓人,在這個問題上絕不含糊。并且啟動問責機制,對在這個案件當中涉及的失職瀆職甚至玩忽職守的有關人員,在查清事實的基礎之上,依法依紀依規進行嚴肅處理。接下來市局要加大對隊伍的管理力度,進一步把公安部門的執法規范化建設提升一個新的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(未經書面授權,本文嚴禁任何媒體轉載)

             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,0條評論
    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          最熱評論
        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        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              版權及免責聲明:本網所轉載稿件、圖片、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、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(jnxww@163.com),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。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
              爱色影